马甲7号

在天涯海阁传达室工作

平城纪事(一)

      我是在变着法的夸他漂亮~~

      小厨娘的良人并不是皇帝😂

      电视剧党,BG党,感谢围观。




      (一)张安姬

       皇兴初年,张安姬因罪家戮没宫。她祖父是兖州刺史张基,父亲是济南太守张憘,本是金玉富贵的命数,哪知旦夕间全族罹难,瑶台倾覆。有道是造化弄人,时也,运也。六七岁的女童被宫中内监抱起,嚎哭着已经断了音儿,她虽懵懂但也知晓这一去便是与至亲死生相隔,再不得见,小小年纪已被世情风霜盘剥的鲜血淋漓。

       先帝晏驾后,新帝登基改年号太和,张安姬被分去宫城西隅的“阿真厨”,尝食典御为候刚,平日里领着她差事的内监名唤成轨。候刚沉稳持重,成轨伶俐圆滑,两人性子南辕北辙,对着一众罪入掖庭的女官却多怜悯,并不苛责。张安姬跟着他们,也算天可怜见,宫内差事虽辛苦,好歹平平安安长到十来岁。

      四月初四,皇帝于西郊祭天,百官及宾国诸部大人毕从至郊所。女巫执鼓,面西立于陛之东,十族子弟七人执酒,在巫南,西面北上。女巫升坛,摇鼓……张安姬在“阿真厨”内听到鼓声,手中攥着木杵的力道又重了几分,踮起脚尖,双臂夹紧,用尽气力去榨安石榴汁,待集满便拿去端给成轨。成轨捞出煮好的羊肋肉,切条,再放葱头、胡荽,淋安石榴汁佐味,一气呵成,手法娴熟利落。

    “安姬。”成轨用布巾拭了拭额头的汗,朗声道:“来尝尝。”

     张安姬抿嘴一笑,回头应了,走到他近前,恭恭敬敬的行了礼,用指尖捻起一块碎羊羹,放入嘴中细细品着。

     成轨待她吃完,问道:“这羊羹的做法可还记得?”

     张安姬点头,将步骤、食材用量备细说明。成轨听她讲得丝毫不差,颔首道:“今日这羊羹滋味你且留心,陛下喜甜,安石榴汁不可少。还有,”

    “大监!”他还想再叮嘱几句,却被打断,门口急匆匆闪进名年轻女官,梳着双螺髻,上穿小袖衫,下着长裙,面容秀丽,双颊因走得急泛起桃花色,好似晨曦云霞。“可进御膳了么?太华殿那边差遣妾来看看。”

     那女官名叫王怡,渤海阳信人,年方十五比安姬稍长。成轨与她熟稔,平日里见面少不得开些玩笑,今次见她焦急,也不再多说,便朝灶上一努嘴:“早备好了,命人来取罢。”王怡颔首,接过安姬递来的水道了声谢,一口气喝净,向成轨施礼即刻返身离开。

     成轨望着她背影,忍不住打趣道:“这王女官啊每逢进御膳,脸红得就跟……”他歪头想了片刻,忽地瞥见漆案上摆着的半颗安石榴,道:“对,就跟石榴籽一样。”

     张安姬没忍住,乐出了声:“大监,下回可敢当面跟王姐姐说?”

     成轨佯装恼怒:“有何不敢,顶多她去典御那里告我一状。莫说平城,就是这天下间,哪位女子见到陛下不含羞?”安姬未曾见过皇帝,笑着没再接话,与成轨连同其他宫人收拾打扫。未几,听得太华殿响起真人代歌,用鲜卑语唱来雄浑苍劲,闭目静听仿佛置身草海茫茫的云中川。

     身旁宫人全站在门外,个个听得入神,成轨是上谷人更识得鲜卑语,跟着曲调小声应和起来。安姬回首,望着黑漆案上散落的石榴籽出神。

     去年,她曾和王怡随驾至阴山却霜,皇帝于郊野飨宴,王怡去当值很晚才回,坐在胡床上怔忪茫然一言不发。灯烛映衬下,仿佛饮了酒一般面色彤红。安姬去摸王怡的手,只觉得指缝里都浸着凉意。

“好姐姐,你莫吓我。”她忐忑万分,担心得险些落泪。

半响,王怡才回过神,回握住她的手安慰道:“我…我无事。我今日见到陛下了。”

“陛下,责罚你了?”

王怡摇头:“陛下因进的御食,赏赐了典御,我们这班当值的也有。”

安姬听她说完总算松了口气,片刻后抑不住孩童心性,好奇问道:“王姐姐,陛下是什么模样?”

“陛下,他……”王怡嗫嚅着,好似在喃喃自语,手指绞在一起,眼波流转若春水,“可好看,可好看了,像天上仙人!”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