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阁传达室

【奶茶 番外】双·雀


奶茶03的最后写了齐家的新当家,所以开了个脑洞233333~

里面确实提到了百岁山,不过整篇都OOC,就不打tag啦。😂观看随缘么么哒





秋霜一打,青绿色的枣子变成赤红,有了甜味。

齐双在院里踢毽儿,六七个半大小孩围成圆,挨个数着:“1,2,3,4……”童声朗朗,课堂里背书一样齐整。
她辈份大,齐家晚辈见到都得叫姑奶奶。
瓦蓝的天里浮着软蓬蓬的云,鸽群飞过头顶,呜呜地响起鸽哨声。四合院里种了合抱粗的枣树,旁边是金鱼缸,青花瓷绘缠枝纹,一汪水倒映天光。棚架上缠着棕色的藤蔓,过了花期只有浅绿色的叶子。
鸡毛毽儿上下来回,牵着小孩子的眼神也牵着心,下巴脖子都跟着动生怕毽儿落地,像群提心吊胆的小鸭子。
齐双梳着麻花辫,长到腰眼儿。每次抬腿,辫子稍也跟着飞,忽左忽右划着灵巧的弧线。
“二百!”
孩子们跟着数数,毽儿踢到过百就是阵欢呼。齐双天生好人缘,都什么年代了,能让小孩专心看她踢毽儿——天大的本事。

黄天饿不死瞎家巧儿,何况是有真本事的人。齐双有巧手,能刺绣、画画、打家具、做盔头。齐案眉是她姑,折在古潼京里头,打那以后她的手艺只能当爱好,硬起头皮听别人喊一声“齐老板”。
二十二的姑娘,心中不乐意笑里就掺进灰。海棠花开得正盛就被掐了,剪下一枝插在个精巧瓶儿里供起来,再漂亮也是死的。没趣。
“树上有人!”几个小孩子异口同声地喊。
汪家人?
齐双劈手握住凌空飞起的鸡毛毽儿,飒然转身干脆利落,寒霜刚挂上眉梢又瞬时消融,扫到身前来的麻花辫儿晃了两晃,露出干净明朗的笑来。
“哎?是你啊!”

罗雀不知道自己多大,捡回来的命终究不值钱。

张日山却对他说,“人命都金贵,好好用,别丢了。” 

去年冬天齐双被尹南风请去起卦,罗雀开车送她回家。赶上晚高峰,红色尾灯蜿蜒到环路尽头。车里暖风开得足,齐双坐在后排忍不住犯困,还得端着架子,说话四平八稳,“您把我放前边儿地铁口,我坐地铁回去。”
罗雀透过后视镜看她,声调不带起伏,“尹老板吩咐,要把齐老板平安送到家。”末了,低头翻出棒棒糖,车里很安静,只有糖纸拆开哗啦哗啦地响。齐双听得心烦,扣起安全带,闭目。过了两秒又睁眼,棒棒糖被反手拿着递到眼前,酸甜橘子味撞的口舌生津。

枣树上停的家巧儿跳下来,落地轻巧无声。左手一根鱼竿,右手是两块八宝缸炉。
为什么带点心呢?
刚开始,姑娘就向尹南风挑明了,“张家人命硬,卦相上说虽死犹生,再往深就是窥天机。做不得。”

罗雀每天打扫张日山的办公室,想不明白什么叫虽死犹生。后来见到齐双就执拗地问。
大姑娘拿他没办法,半真半假胡诌,“要解签也可以,不过,得要个人替我挡煞。闹不好,就要命的!”
罗雀不犹豫,又给她剥了个棒棒糖,“我可以。”
再往后,一语成谶。汪家人上门寻仇,罗雀真为她挡了灾,躺进ICU里一个月。睁眼见她第一句,“算么?”

等转到特护病房,齐双来看他,关上推拉门,一字一句的说。
“守信执诺,为一人死;心愿未了,为一人生。”
齐姑娘握住他的手,“罗雀,张副官的签我解到头儿了。”

“可还得麻烦你帮我挡煞。”
怎么做?——用富华斋的点心。大姑娘想吃了,动手发微信:罗雀,我算过,今儿个需要玫瑰饼,周末应该是芸豆卷儿。

八宝缸炉不是一人一块的吃。齐双笑盈盈的接过去,咬了一半儿,另一半往家巧儿嘴里送。小孩子全都起哄。
谁管那么多啊,慢慢吃,还有一块呢。






评论(10)
热度(41)

© 马甲7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