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7号

在天涯海阁传达室工作

步步惊心-丽 同人---谈往录1

斗大的字放标题里~这是个韩剧的同人文~BG的~官配的~圈地自萌~不要误入啊~靴靴~

将军

乌云催压天际,信州城郊外蒿草凄凄,在风中瑟瑟发抖,不多时又是场秋雨将至。
少年立于荒原,一袭粗布黑衣更显瘦弱单薄,冷冷嗤笑,满眼不屑:“你能教我什么?”
被问之人做农户打扮,面相忠厚朴实,唇边横着条伤疤,长及耳后却不可怖,说起话来伤疤不时地带歪嘴角,反到有些滑稽逗趣。
难怪少年心生怨怼,暗自揣度:兄弟们的师傅必定身披战甲,威武如诸天神将,哪会像自己眼前的这位,好似贩夫走卒……
“活命的本事。怎么样?”那人咧开笑容,毫无意外的嘴角歪斜。
少年见他这副样子,眼中寒气更盛:“如何活命我早已经学会!轮不到你来教!”
那人也是极好的脾气,乐呵呵地行至少年近前,蹲下身来:“这个月姜氏夫人把你往狼窝里丢了几次?”
“三次!但我活下来了!”少年低头,示威一样狠狠跟眼前人对视。
那人赞许地点头,随即轻声反问:“下个月呢?”
少年的眼瞳如深潭,血腥气息如丝如缕暗暗汇聚;“不论多少次,我都会活下来!”
冷雨簌簌而下,接连天地,冷傲决绝的少年让他有瞬间的恍惚:真是像啊!只有这个让你弃之如敝履,避之若鬼魅的儿子才是最像你的,王后娘娘!
“有志气当然是好事。不过,下个月就入冬了,冬天的狼群可不好对付啊!”那人言语温和,循循善诱,厚实的手掌按在少年肩头带着暖意。
少年皱眉想要避开,却始终没挪动脚步,不是厌恶,只是不惯,从未有人这样…这样…跟自己说过话。他说的对,少年心似明镜,谁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何况上次受的伤…
“而且你的伤还没好!下次恐怕凶多吉少!”
少年猛地盯住他:“你怎么…”
“左肩微倾,背脊稍弯…”那人摸了摸下巴,又将少年上下打量了一番,“哎,腿上还有伤。”
少年沉默着,粗棉制的衣衫湿答答地挂在身上,磨着刚结痂的伤口。
“我看这雨是停不了啦。”那人脱了罩衫给少年披上,“那边村子里我搭的茅舍,能避雨、有吃的。要不要跟我学武艺等填饱肚子再说吧!”他起身站到少年身边,向前方一指:“就在那,不远。”
隔着雨雾,隐约有灯火摇曳,和着水汽晕开浅浅光亮。少年像是被蛊惑般,甩开那人迈开脚步,忽又停驻回身反问:“你叫什么?”
那人收敛了憨厚笑意,变得肃穆非常,双手合拢于胸前,恭敬地行礼:“臣,定远安抚使朴修敬,奉王命赴信州,教习四王子昭武艺。”
夜色围拢,耳边只闻雨声,少年诧异地喃喃自语:“朴将军……”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