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7号

在天涯海阁传达室工作

步步惊心丽--同人 谈往录3

BG 官配
同样感谢诸君围观~
好期待下周的剧集发生不可描述的事啊~



宝树香华


风中裹着桂花香,醇美醉人。
老九往水岸对面一指:“旭哥,那不是你妻妹?”
八皇子王旭举目望去,微微点了点头:“正是。”说罢向侍从低声吩咐道:“去接小姐下来。”侍从垂首领命,忙不迭的抬脚跑远。他是涵养极好的人,君子如玉,温润谦和,即便眼前情形多少有些恼人,却也不动声色。
十皇子王银自幼顺遂加之被宠爱的惯了,眉宇间尽是一派少年天真神色,跑近水岸细细观瞧,回头向众人笑道:“哎呀,还真是树儿。”
弟弟王贞也几步走到他身边,并肩而立,看着远处站在树干上进退两难的人,也不禁好奇:“姐姐爬树做甚?”
“我如何知道,许是因着好玩。”王银顺口答了句,作势要嘲对面喊话,王贞忙拉住他,道:“莫吓着姐姐,万一慌了神从上面摔下来怎办?”
三皇子王尧知道亲弟自从被那丫头救下,便改口叫了姐姐,颇有事事以她为先的架势。
“这丫头没有规矩也不是一日半日的事,你们要看到几时?误了时辰,莲华可要恼的。走了!”说罢一甩袍袖,大步疾走着离开,老九见状即刻跟着去了,留下的王银和王贞自是不敢执拗,互相拌了个鬼脸,不时回头观望几下,也渐行渐远。一直沉默不语的十三皇子伯牙,看着仍立在水边停驻不往的皇兄,叹息间已是神色了然,温言道:“旭哥,解树她不会有事,莫要莲华姐姐等得久了。”
王旭环视四周,才发觉周遭已经只剩伯牙在旁,忙道了声失礼,便同弟弟联袂而去。

除了想避人耳目,悄悄溜出闷死个人的深宅大院,她还能做甚?!看好矮墙高树,挑了僻静无人角落,算准今日茶会莲华翁主无暇找自己麻烦,高夏珍唯一没料到的就是这千年以前的贵族小姐是幅禁不起折腾的娇弱身子,才攀上树干就已是头晕眼花,腿脚发抖。偏偏这树干也来凑热闹,枝桠轻颤,微微作响。
“解树,你啊,真是个废物!”高夏珍打定主意,喊人求救是万万做不得,被拿住把柄连累无辜旁人受罚挨打的事,来过一次就够了。她把心一横,矮下身子坐到树干之上,大不了在床上躺个三两天,不就是从高处跳下去嘛,估摸着和从马背上被扔下去那次差不了多少。眼见一条腿已经试探着向下蹭去,只听有人喝了声:“待着!别动!”
高夏珍吓得一个激灵,侧身又抱紧了树干。
树下的青年一袭黑衣,仰首望着树上狼狈不堪的少女,见她稳住身形,便勾了勾嘴角,道:“上面风景如何?”
少女见他一副好整以暇,抄手看戏的架势,死硬脾气直蹿上来,大声道:“风景甚美!”说罢抬首望天,对青年熟视无睹。
下一刻高夏珍直觉眼前闪过黑影,树下的青年已经跃到自己身旁,身下的树干又沉了一沉,咯吱作响怕是再也支撑不住。
“你,你!快些下去!”少女急急扯他衣角,愤愤催促:“下去!”此时,家姐解明伊平日里教导的贵族仪轨早被她抛到九宵云天之外。寻遍松岳哪怕是整个高丽,敢对“狼狗”大喊大叫毫不忌惮的大概只有她一人。
青年不恼反觉得逗趣:“怕什么,结实着呢!”说罢故意抬脚一跺,惹得树桠哗哗作响。
见她已是慌得红了脸颊,青年也不多言,俯身抄起少女箍在胸前,只说了声:“抓紧。”高夏珍心中一空,双脚已经踏实落地。
耳际被他呼出的气息摩挲得发痒,鼻尖也绕上几缕白檀香气。自闹市初见,而后茶美院池水里的尴尬重逢,再到寒夜树林的生死一线,高夏珍发觉到这是自己第一次由眼入心好好端详这个人。
凤眼狭长揉进细碎光亮,未被遮住的容颜清俊秀美,如同松岳的春山连绵,黑漆覆面兀自出现断了这美景如画。可以顽劣如稚子少年作弄他人,也见过他浴血癫狂伤痕累累,身份贵重却领着粗鄙绰号,高夏珍怔怔望着他忽然起了探究的心思。
腰间温热缓缓撤去,青年见少女神游天外的模样,稍稍减了力道屈指向她额头弹去。少女痛呼出声,狠狠用眼刀剜他。
青年笑得开怀,侧身闪过少女挥来的粉拳,转身负手,踱着步子离开,远远的声音传来:“别忘了送晚饭。”
躲在一边的侍从见青年走远,才来到少女跟前,禀明来意,要领她回去。
高夏珍揉着额头痛处,讷然应了声知晓,忽地猛然抬头:“皇子他怎知我在此处?”
“回小姐的话,今日茶会,诸位皇子因来得早了便由主人陪同游园,这才见到小姐。”
好吧,好吧!高夏珍看着头顶的晴空流云,心道:这下好了弄得人尽皆知!老天爷,既然回不去,我就答应你,从今天起懿恭顺婉做个解氏贵女!

秋风拂过,湖水潋滟皱起涟漪。侍从回来复命,将解氏小姐的情形捡着要紧的说了,便立在一旁静候。王旭闭目品茶心中却翻腾的厉害,手指沿着茶杯画圈打磨,忽然想到一则朝堂传闻,众人言之凿凿说那四皇子因和正胤走得热络,月末会离开府邸迁入宫中。念及此处,才睁开双目,将杯中已经冷透的茶水一饮而尽。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