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甲7号

在天涯海阁传达室工作

步步惊心—丽 同人 谈往录4

上次结尾八爷是吃醋了,不知道看官们有没有Get到~
剧集里果然吹了蜡烛~不可描述之事真的太含蓄了😂
还是再次感谢诸位的围观~靴靴~



阊阖

崔知梦心里算得分明,此时距当年的信州一诺,还差着两天就刚好一十五年。
久别王庭的皇子昭随手抽本杂书,四下寻了个舒服的位置翘脚坐了,眼中浮起几分暖意:“你到记得清楚。”
司天供奉呷了口茶,绕着书阁踱步,往书阁的二层伸手一比,感慨道:“皇子离开的时候身量尚不及这里,还需小臣帮着取书呐。”
回忆犹如吉光片羽般掠过,王昭合上书页,目光悠远。儿时闹得厉害,不愿随宫中教习先生识字,最后还是正胤在陛下面前说情,免了责罚将他托付给了崔知梦管教。彼时,崔知梦也不过十八九岁年纪,今天说《天文志》,隔日就心血来潮抱着年幼皇子,在桌案前一挥而就四个大字,“来,跟我念——昭明芳烈,昭有彰显之意,也就是皇子您的名讳。”

窗外远山被冬日薄暮晕染,深深浅浅沿着天际铺陈开来,近处则是松岳皇城层层叠叠的玉阁金门,王昭似乎沉醉于眼前景色,默了半晌,方道:“在信州的时候,每次想家,我都会背一个你讲过的故事。也总羡慕在松岳的兄弟们,琢磨着他们今天又从司天供奉那得了什么稀奇物件。”
“如今,您已经回到松岳,也可以同其他王子一般了。我近几年搜录了不少志怪奇谭已经编纂成集,您若喜欢今天就拿去。还有这里的奇巧玩意儿,您随意选…”
“知梦,”王昭笑得无奈:“你总把我当小孩子。”
掌灯时分,王昭准备随宫中内侍离开。崔知梦挥退宫人,悄声道:“皇子,小臣昨日为您卜卦,卦象为艮。”
王昭了然:“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
崔知梦赞许称是,便不再多言,恭送他离去。

皇子王昭于冬日如愿归于皇城,如今已是千条御柳,万树宫花的仲春时节。
近些天他睡得极不安稳,茶美院进的安神茶也渐渐失了效用。躺在床榻上看着黑沉屋脊,想起去岁冬日里得知自己要离开时,那丫头在树下的啰嗦嘱托,琐碎到穿衣吃饭,行走坐卧,带着让他倍感陌生的家常温情。还有那句因在高丽,才见星河浩瀚的傻话。
当晚,王昭就敲开观星阁的大门说要借宿,崔知梦深知这位皇子说一不二的执拗脾气,马上命人准备寝具。王昭只让他省却麻烦,登上观星阁最上一层,推开隔扇门窗,高塔之外云润星辉,风扬月至。王昭在窗边地板上和衣而卧,美景尽在咫尺,梦魇不见,一觉天明。
自觉得了甜头,第二天傍晚他索性搬进观星阁,再不回府邸。
崔知梦无法,又忍不住辩驳:“您放着皇子王府不住,偏生来和小臣挤在一处。”
王昭笑着燃灯,言之凿凿:“据说有星宿只在高丽升起,本王想来找找,府内哪里有你这看得清楚?”
“高丽才有的星宿?”崔知梦不解,“据小臣所知星宿无论何处均可得见。”
“有的。”王昭负手眺望,万千星子点缀于幽蓝天幕,晚风和畅送来青阳时节的泥土清香。司天供奉听见他喃喃自语,“仅属于我高丽的星宿。”

许是无意间的心念应验,紫阁丹楼回廊曲折,少女身形掩映其中,忽隐忽现。王昭不自觉地举步赶去,生怕失了她影踪。待走到近处,确实看她茫然四顾立在垂花门下,才略安心,却又起了作弄少女的念头。
躲到身后突然揽住她肩头,少女由惊到喜,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笑着夸赞:“哎呀,这么一看您真像个皇子!”
愿想吓她一吓,没想到始作俑者反被少女的亲和自然打乱方寸,清了清嗓子,刻意板着面孔道:“我生来就是王子。”
“也对,也对。”少女朝他嘿嘿一乐,神态娇憨可爱,并不见疏远冷漠。王昭即刻闪开视线去瞧那宫墙处盛放的锦绣花枝,又忍不住侧首偷瞄。
后来,为避中州院皇后凤驾,少女闪到垂花门后躲藏,王昭已是受惯生母鄙夷,听她训斥时唯一在意的便是盼少女快快走远,不愿她将这些话听去。待皇后仪仗离去,锦房玉殿芳影杳然,王昭怅然若失,此前少女已是无处可寻。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