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阁传达室

【龙门飞甲群戏番外】风流梦

特别短哈哈哈

嚎久以前写的啦~~搬来老福特

西厂集体跳槽到了大宋朝~


东都汴梁。近三更。

安顿契丹使臣进了都亭驿,谭鲁子和赵通才得出空闲。

腹中饥饿,也顾不得许多。俩人在州桥夜市上寻了曹家铺子,幞头绯袍,金带皂靴地往油腻腻的木板椅上坐下,随意弄些水晶鲙、煎夹子,连同粥饭点心囫囵吃着。铺子老板见这情形,全当是造梦一般。

 

因见着赵通神色古怪,欲言又止,谭鲁子索性笑道:“且有甚么想讲的,一并说了罢。”

赵通咧嘴一乐,颇有些孩子气。他与谭鲁子皆是少年得志,在朝为官互相扶持,早熟稔得好似手足兄弟。此刻思量的也是同一件事。

早些时候,今上赐宴宝津楼。契丹,西夏,回纥使节分坐廊下。筋斗、踏索、透剑门、飞弹丸,诸军各呈百戏,好不热闹。

却听一女子粗放而笑,接着就是大段番话。

今上不以为忤,唇边带笑,气度雍和。钦点谭鲁子:“卿家,译来听。”

谭鲁子出班奏对。方才那女子也从廊下大步而出,冷着面孔行至他身边。

 

众人听见谭鲁子所译均窃窃私语。赵通也思忖契丹委实气焰张狂,竟说我大宋朝中无人,只会耍些花俏把戏!

今上神色如常,倒是陪在身边的容妃眉头微蹙,水色眸子里仿若凝结薄霜。今上伸手轻抚她眉心,温言细语:“素素,莫要皱眉。”又看着谭鲁子,唇边带笑,好似知晓个中原委:“既然如此。卿家就遂了大长公主的愿。与她比试几番,相较高下。”

容妃进言,若大长公主取了谭卿家身佩鱼袋便赢。反之,若谭卿家摘下公主的银流苏耳坠就胜出。

契丹大长公主身着绣金莲枝纹玄色窄袖左衽袍,凤目中波光潋滟,下颌微扬,傲然凝视立于下首的谭鲁子。

 

赵通放下碗筷,要来谭鲁子手里那个流苏耳饰仔细端详,顽笑道:“哥哥,你曾出使契丹,是否和这位公主结下梁子?”

谭鲁子眯着双目,并未应声。

 

夜间,谭鲁子睡得并不安稳。先是记起宝津楼上他拈着流苏坠子,耶律常哥儿手中却空空如也,转身而去。

又好似去到炭山那年,常哥儿挡在他身前红了眼眶,用契丹话说着:“不要回去,我喜欢你。”

恍惚中常哥儿又换了装束,金钿云鬓,步摇玉簪。活脱脱一副汉家女儿模样,低首垂泪道:“你心里没我,留着我的东西做甚?将那坠子还来。”

他懵然惊醒,摸向枕边......坠子......还在。

 

又一日,谭鲁子在都亭驿外恭送番邦使节逐次离开。

耶律常哥儿骑马行过,回首望他,俩人视线胶着。谭鲁子道了声保重。常哥儿似喜还悲地点了点头。又好似想起了什么,眉梢微挑,抚弄了下耳际,故意展给他瞧。乌发衬着银色流苏愈加光彩琉璃。

谭鲁子一惊,探向怀袖。多日不曾离身的坠子竟不知所踪……


评论(1)
热度(2)

© 马甲7号 | Powered by LOFTER